标签

  • 桑果铺成满地诗,发布人:董改正

    这是一棵乡下的桑树,也是一棵想家的树。四月,春天,没开一朵花的时候,它就像小蚕一样长出了桑果。桑叶用油浸泡,桑果粗糙。当你去学校,在树下经过时,你应该眯眼看看无辜的颜色是否加深

    2021-10-163
  • 犟公公种牡丹,写手:王占勤

    公公凡事都喜欢认真。婆婆说:“他决定的事十头牛都拉不回来。”有一次,公公去洛阳小住了一段时间,闲暇时在小区里和唐大爷聊天,聊洛阳的催花牡丹。唐叔叔说:&

    2021-10-162
  • 七月流火,创作者:xiaojianguo66[文集]

    七月是热的,九月是衣服。第一天,李烈第二天。没有衣服,没有棕色,为什么要死?第三天,第四天抬起脚趾。我和我的儿媳妇在南英亩。守护者说:“好”。诗经七月。时钟的指针似乎还在年初,

    2021-10-162
  • 儿时的雨,编辑:容科彪

    那细小的声音,穿过漫长的岁月,从远方传来。哦,是南方的雨。不经意间,回忆起童年的雨和故事。童年的雨,柔软而温暖,是一种母爱。我记得上小学的时候。下雨的时候,妈妈帮我准备雨伞,穿

    2021-10-162
  • 理发|撰稿:杨素凤

    开学时,学生的标准发型都贴在公告栏上,大部分学生都是按要求剪的。然而,一些追星族充耳不闻,不时出现几个奇怪的发型,与班主任和学生办公室的要求进行着不屈不挠的较量。张老师的班上有

    2021-10-162
  • 漂流秋浦河、笔者:徐累先

    解开缆绳,我们还没来得及喘口气,红色的橡皮筏就像一只欢乐的野兽,像一支箭一样拐进急流。我们乘坐的橡皮筏第一个冲出悬崖,像镜子一样漂浮在水面上。这时,我静下心来,回头看着我们的队

    2021-10-152
  • 我的父亲母亲|发表人:丁利

    父亲的眼泪在我的记忆中,父亲两次流泪,一次为母亲,一次为母亲。第一次,是几十年前,我妈妈三十多岁的时候。一个冬夜,睡在土炕上,被父亲的哭声惊醒。半个月前,妈妈的脖子上长了一个像

    2021-10-156
  • 与邻居做朋友,本文作者:宋沅沅

    我婆婆60多岁了,是一个爱说话爱笑的老太太。正是她开朗豁达的性格让她有了很多老姐妹和好朋友。刚搬到新小区的时候,对周围的环境非常陌生,甚至找不到市场买菜。这一天回家,看到婆婆挑

    2021-10-155
  • 从“河东”到“河西”,转载人:王安琪

    一个当时改革开放的春风刚刚起步,但我的家乡太偏远,连最好的春风都来找我们,我们不得不千里迢迢来到千山。因此,我们的庄稼仍然长得不好,我们的食物总是不足。大多数人没有足够的食物吃

    2021-10-155
  • 父爱的文章小仓奈奈

    父亲的爱有多深文本/陶伟辞去老师的工作后,我想去城里,发现父亲变了,变得健谈起来,这让我一时无法接受。我准备进城的那天,爸爸一边收拾行李一边骂我:“你让我担心你多久

    2021-10-14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