别梦依稀忆童年|写手:徐宇

启发

6岁那年,父亲对我说:“二娃子,你不小了,该上学了。”前几天我妈用一块猩红色的布给我缝了个口袋,在口袋口偷偷缝了一根没有断头的布绳。绳子可以自由移动。只要轻轻拉紧绳子,袋子的口就紧紧合上了。大巴山俗称“牛屁眼”口袋。

父亲给我做了一串高粱杆的计数棒,一共50根。我选择了山中茂密的黑石,为我雕刻了一个砚台、一把新毛笔和两本黄色的纸莎草书,这是我为启蒙学习所拥有的一切。

父亲把我送到村里的小学,一路告诉我要记住路线,在岔口不要走错。在陡峭的悬崖上慢慢走,不要在堰塘和井边玩水,也不要和其他同学打架。总之他一路上跟我说了很多“是”和“不是”的话。我还记得开学第一天老师就质问我。“一只手有几个手指?老师问我。我回答,“5。”“一共几手?”“是两个5s。”我得意洋洋地回答。“两张五是多少钱?”我避开老师逼视的目光,摊开小指,仔细数了数。过了很久,我支支吾吾,不敢回答。“哈哈,今天我给这个娃娃做了个测试。”老师说,“有10个吗?”我忙着点头。即使我通过了,父亲也忙着教我叫赵老师,我成了赵老师的学生。

我父亲只送我去过一次学校。之后,不管是刮风还是下雨,是热是冷,我都会一个人走到学校回家。和很多山里的孩子一样,我从小就开始独立。不像现在有些孩子,父母每天接送,上中学的时候父母陪着,就像温室里的花,很精致。

当时没有幼儿园,所以刚开始读的时候是小学一年级,小学只读了5年,初中读了2年,跟现在不一样。

读书

老师一直是我心中的偶像。我感谢老师们的培养。没有他们默默的努力,我什么都不是。面对孩子们的启蒙,老师不厌其烦地手把手教我读书写字,直到我学会了记忆。

我上小学的时候日子不好过,没有自来水笔,也没有空白的作业本。我用的是毛笔和草纸(民间用竹子和生石灰做成的粗糙土纸)。当笔蘸上卫生纸上的墨水,写出来的字瞬间变成一个黑色的硬块。老师教我们要讲究技巧,笔尖上的墨水要少,写字要更轻更快。小时候没有电灯,但有煤油灯陪伴。如果我能每天晚上在灯下读书写字,那将是一种奢侈。我们家打煤油的钱(山里人爱说买流体产品打),完全靠一只老母鸡在家下蛋,但是老母鸡下蛋少或者长时间不下蛋,所以没钱打煤油,灯也没了。晚上没有光的时候,山里的人就叫黑摸。我自然做不了作业,只好眼含热泪在床上翻来覆去。明天,老师会检查我的作业,并告诉老师一个关于我胃痛的谎言。第二天老师宽大地对我说:“你的病太多了,我得告诉你爸妈。”突然,我的脸“唰”一下子红了。我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,但只是低下了头,让谎言悄悄落地裹着眼泪……

老师真的很快就来我家做客了,爸爸把真相告诉了老师,这让他很无奈。为了解决采光问题,爸爸去山林里找那棵老松树。这棵老松树有一个结疤,很油。他把它砍下来晒干,用来照明。晚上父亲点着,松结带着浓浓的松香刹住了车。40多年后的今天,宋明依然照亮我的心。

劳动

我是一个小公社成员,

手里拿着一把小镰刀,

提着一个小竹篮,

放学后去上班。

割草积肥捡麦穗,

越干越喜欢……

儿歌《我是小公社社员》是我童年最真实的写照。读书时,我们和村里的成员一起在地里干活。从小就知道播种、除草、施肥、杀虫、收割。在家里,一边读书、做饭,腾出更多时间让父母去俱乐部赚取工作积分。或者一边割草一边积肥一边学习,做父母的好帮手。

学校每个班都有一名劳动委员,在班里起到了表率作用。村里给了学校一些试验田,我们每周有两个下午的劳动课。在老师的指导下,我们去了模范地工作。两个孩子一组,一桶桶薄薄的粪肥被运到模型地里,全程500米。由于年纪小,体力不足,他们不得不放下水桶,在路上休息一两次。我们一年到头都在工作,我们都享受着丰收的喜悦。

在我们村小学,有勤工俭学。植物中药材,如桔梗、沙参等。我还养了一头母猪,一年产两窝。我记得我养了好几年了。每年老师都会奖励每个娃娃几本合格的白色作业本,并举办全新的作业本。我们太高兴了,无法守口如瓶。

每个人童年都有梦想。当你长大了,你必须做点什么。我知道只有用自己的双手劳动,我才能有充足的食物和衣服。小时候就知道,美好幸福的生活是劳动创造的。

劳动是最美丽最光荣的。

六一儿童节

年复一年,我都在期待和等待儿童节的到来。

儿童节第一天,妈妈用半斤面粉给我做了一个大馒头。这是母亲最愿意的时候。有一撮咸肉丁拌豆豉,是我妈黎明前做的。它就像一个圆形的盘子。包子有两个手指厚,是从火的灰烬中取出来的。它们又黄又香。我妈用一张卫生纸包好放在“牛屁眼”口袋里。这是我中午赶时间,食物短缺的时候。农村只有供销社有饭馆,你却要用粮票吃饭。没有粮票你不能吃东西。农村人根本没有这些东西。所以无论大人还是小孩,只要出门几天,一般都会自带熟食,烧馍是最好的食物。

儿童节当天,大队小学师生必须在规定时间到公社中心小学操场集合。操场是土坝,主持人用石灰标出了各个学校的位置。土坝中间有一个舞台,四周是土墙,铺着蓝瓦,遮着雨。舞台入口面对土坝,舞台离地五尺。桌面是木质建筑,入口中间挂着一面用红纸写的横幅:热烈庆祝六& middot儿童节!

几十个村的老师和学生聚集在一起,一个接一个地上演表演,最后的活动是中央小学。他们的表演如此出色,以至于一次又一次地逗我们笑。

我还在舞台上表演了两个节目。一个是“红色医学院”,主要是表扬医疗保健和上学。有八个表演者,从前到后四个。一个人提问,每个人回答。这是什么病?他们说是什么病。回答时,你会用随身携带的银针扎你的穴位。我记得手和腿上扎了六针,还记得腿上有个穴位叫足三里。

还有一年的儿童节登台表演,就是唱儿歌《我是公社小社员》等,边唱边做动作,表演者身着不同颜色的服装,不像现在要求整齐,甚至还有穿着补巴的衣服登台表演的,但

又是一年的儿童节上演表演,就是唱儿歌,《我是小公社社员》等。,一边唱歌一边做动作,表演者穿着不同颜色的服装,不像现在要求的整洁,甚至穿着布巴的衣服上演表演。然而,

彼此间配合得十分默契。

只有在这一天,我们才能尽情地玩耍。表演结束后,老师让我们自由活动。我们躲在土坝周围的梧桐树下,疯狂地吃着妈妈做的馒头。因为没有水喝,食道哽咽打嗝,让人感觉很不舒服。然而,馒头很快就被吃进了胃里。然后我们去乡下散步。在我眼里,我觉得乡村是如此的舒适,以至于我不能忘记回去。在我年轻的世界里,那是不同的风景。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