迷醉千野草场、投稿:汪万英

走进石柱县榆次镇前野草场南门,道路两旁的杉树犹如迎宾小姐,亭亭玉立。她们温柔迷人,让我痴迷。我迫不及待地想变成一只鸟,飞入他们的怀抱,随意载歌载舞。

1984年进入石柱县参加中考,途经榆次镇灵山大佛。晕,恍惚中睁开眼,一片墨绿色映入眼帘。道路两旁的杉树像哨兵一样站岗。几公里的杉树林把天空挤压成一条长长的“视线”,蓝天白云在狭窄的天空中一路奔跑。

2012年暑假,我第一次走进千野草

2012年暑假,我第一次走进了一千棵野草。

场。我们坐着轿车从北大门慢慢往南行,一路风景尽收眼底。突然眼前的光线暗淡下来,一片杉树林闯入眼中。一行行一列列,如列阵的士兵,英姿飒爽、威武阳刚。我赶紧打开车门,奔跑进杉树林,深情地抚摸、倚靠、拥抱杉树,仿佛见到久别的恋人。

初夏,成千上万的野草开满了鲜花。雪白的火刺花、云、簇、片。美丽的花椒顶上的紫色花球,就像要扔在新娘手里的绣球。藏在草丛里的红三叶草开着粉色的花,分散而美丽。紫色花朵的野豌豆让我想起小时候摘野豌豆角吹口哨的乐趣。白色地泡花遍地开花,让我想起小时候躺在地上吃地泡。白色中有玫瑰色的鸡蛋花,白色中有野蔷薇花和覆盆子花,白色中有黄色的糖梗,香味十足。淡黄色的猕猴桃花淡雅芬芳,白花和黄灿灿的金银花香气扑鼻。我仿佛是一只蜂蝶,嗡嗡作响,飞来飞去,挥之不去,挥之不去。

万亩草原披上绿装,有浅绿、翠绿色、田园绿色、柠檬绿、墨绿色,仿佛铺上了五颜六色的地毯。当你踩在草上时,它是绿色的,柔软的。绿草中盛开着白色、粉色、黄色和紫色的五颜六色的野花。一阵凉风吹过,绿波在草地上翻腾。

成群的牛羊悠闲自在,不慌不忙地采摘精致的食草动物;来自重庆、湖北的游客散落在草地上,有的坐着闭眼,有的躺着欣赏蓝天白云,有的在飙车。一些孩子在地上打滚,而另一些孩子在玩捉迷藏。穿着婚纱的年轻男女开心地拍着婚纱照,艳丽的女士们摆着各种美丽的姿势,互相嬉笑怒骂……。

我情不自禁地扑进草的温柔怀抱,惊起一对热恋中的小鸟,“咕咕”尖叫着飞上云端。温暖的绿草让我陶醉。我仿佛变成了一个天真无邪的少女,虔诚地匍匐在地上,温柔地爱抚着嫩绿的小草,嗅着野花的芬芳陶醉其中。然后静静地躺在柔软的草地上,听着各种鸟儿欢快地歌唱,不时传来阳雀的温柔与苍凉“李桂郎-李桂郎”的声音。

相传,与石柱土家族新婚的李贵夫妇,以客为尊,相亲相爱。一天,李贵乘船把各种土家山货贩运到云阳青滩。突然,一个巨浪袭来,船撞上了岩石,导致船被摧毁。李贵的妻子杨在家等了几天,但没有消息。一天晚上,李贵跟妻子说了托梦沉船事故,“你们夫妻相爱了,这一生也就结束了。下辈子再续前缘吧。”李桂妍化作一缕青烟,消失了。杨的梦醒了,他崩溃了,他没有考虑他的日常饮食。以泪洗面很快就去世了。杨死后变成百灵鸟,在土家山林里呆了一整天,叫着丈夫“李桂郎……李桂郎”…。

奇妙的草地,春夏秋冬各有不同的景色。亭亭玉立的杉树、芳香四溢的野花、苍翠的草原、载歌载舞的鸟儿、壮丽的石林、诡谲的云海、火红的沙棘果实、银装素裹的雪景、血淋淋的夕阳……都让人陶醉,无法自拔。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