杀鸡、创作者:田达武

我在家杀鸡,要么用点鸡血,要么用脏鸡毛。有时候杀一只鸡,要补几刀,鸡头都快切掉了,鸡还在垂死挣扎。这个时候家里人会嘲讽我是腰上的死老鼠,假装是猎人。我只能用“为自己正名,各有各的方式,只要能杀鸡”就行。

前不久,因为想一次杀四只鸡,我就麻烦了,把它们送到菜市场的家禽屠宰间去杀了。

屠夫接过鸡之后,取下一对一端各栓着一颗相同麻将的纯子,其中一只我给,另一只栓在了鸡的脚上

屠夫拿了鸡之后,就把一对两端绑着同样麻将的纯子拿了下来,一个我给,一个绑在鸡脚上。

屠夫杀鸡的时候,会东张西望,东张西望。我看到他的眼睛,不停地关注着路人,每当新顾客到来,他都会远远地向他们打招呼。口不仅要和客户交谈,还要和同事、同行交流。

屠夫杀鸡的技术和古代没什么区别。

屠夫用刀杀鸡之前,焯水锅要加足水,打开灶台附近的鼓风机,让火旺起来,提前烧开焯水,以备不时之需。之后,在接血的盆中放入水,加入适量的盐,用屠刀尖在盆中的水中搅拌几下,就万事俱备了。

杀鸡,屠夫先用左手的小指和无名指抓住鸡的脚,让鸡的头朝前。用右手从鸡背上转动鸡的长脖子,用左手的拇指和中指抓住它,收紧喉咙周围松弛的皮肤。然后用右手拿起屠刀,在鸡的喉咙上来回切两三次。放下屠刀后,右手食指轻轻刨去鸡嘴壳,递给左手食指按住。同时,鸡的杀口对准血盆,使鸡尾高于杀口,鸡血呈柱状喷出,射向血盆。屠夫没有把奄奄一息的鸡扔在地上,直到鸡挣扎着流下最后一滴血。

家里杀鸡,鸡毛只能用手拔,是一个很麻烦的过程。现在,我们的专业实现了杀鸡脱毛的机械化。鸡在开水锅里烫好后,屠夫把它拿出来放在脱毛机里。机器运转时,向机器中加入少量自来水。过了一会儿,这只赤裸的鸡从脱毛机的出口滚了出来。屠夫把光着身子的鸡放在案板上,彻底清洗掉了没有用手去掉的顽固又粗大的长毛。清洗干净后,屠夫把裸露的鸡肉挂在墙上,烧掉无法用喷火器清除的绒毛。

给鸡开膛似乎很常见,但实际上这是高度技术性的。以肠子为例。屠夫只需要一刀,你可以小家子气。也是一刀到底。

最后屠夫把鸡切成小块装进袋子里,和装着鸡血和杂碎的袋子一起放进另一个大袋子里,然后用以前从鸡爪上退下来的麻将把洞扎好。杀了一只好鸡,静静的在那里等着拿着同样麻将的主人过来收。

看完杀鸡,我明白了“七十二行获得一等奖”的深刻道理,也明白了无论我做什么,只要我肯专研,善于总结,精通技术,就会得到人们的尊重和社会的回报。这让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,工作不分贵贱。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