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寒忙过年:投稿来源:雨君

记得小时候,每逢大寒节,村民们就开始忙着拆旧做新,准备年货。

那时候人们大都去崞阳或原平城里扯布料。天不亮就起来,吃过饭,跟上大人,叫上同伴,到村口等下山的拉煤车。因村里处山区,多煤矿,所以拉煤车就多。有时候等好几辆里面都坐满了人,只得步行到窑上找个装卸工,和司机说说,就能早早地坐到小轿(驾驶室)里。那司机自然听装卸工的话,不然,装卸工不好好给他装车。不过,那时候的司机,都善解人意,都了解村里没有公交车,乡人们出门不便,所以,只要车里还有空座位,人一问就同意。

当时大多数人去济阳或原平拉布。天亮前起床,吃饭,跟上大人,叫同伴,在村口等煤车下山。因为村里地处山区,煤矿多,所以运煤车也多。有时候好几辆车都坐满了人,还得走到窑子里找个装卸工和司机说说话,这样才能早点钻进小汽车(驾驶室)。司机自然会听装卸工的话,否则装卸工就不会把车装好。不过当时的司机都很体贴,都知道村里没有公交车,村民出门不方便。因此,只要车里有空座位,人们就同意询问。

在城市边缘下车后,步行到城市寻找卖面料的网点。左右感觉一下。货比三家,讨价还价之后,谁的价格最便宜就买谁的。有一次定价做的很好,拒绝购买,被店主骂了:“都是无头鬼,都是灰色的(灰色的人,不是好东西),价格也定了,就不买了。”我们有意识地错了,所以我们不敢说什么。我们只是低头拉起棉帘就出去了。心想,要是有钱,哪用这窝囊气。回过头来,我去了大商场,买了秋裤、袜子、头巾,不可避免地在闲逛,互相比较。中午买,找个小饭馆,吃碗刀笑面,然后在路边停下运煤车上山。

把布买回来,找个裁缝做夹克衫裤子。妈妈是裁缝,所以不用找别人做衣服。寒冷的日子。很多人来我家做衣服,顾客放下的衣服堆成小山。妈妈一吃早饭就开始在缝纫机上缝衣服,一直缝到深夜。我眼巴巴地看着妈妈一个接一个地送走,却没有为我们的兄弟姐妹做。我忍不住问什么时候做。妈妈说,不要着急,我们自己人要先为别人做。所以我很不满意:“为什么我自己的人不担心,我自己的人也很期待新年穿新衣服”。却不敢说出来。

母亲信守诺言。除夕夜,我们总是把所有的新衣服放在枕头上。

妈妈不仅忙着做衣服,还忙着做豆腐、烧豆腐、炸肉丸、压粉条、压钢丝打鱼、蒸馒头、蒸馍馍、往窝里塞豆子、画窗花、扫地贴窗户。

我记得最初磨豆腐用的是驴磨。边磨边给驴套上驴套,套上“驴眼孔”,在口边系上“驴托棒”。磨的时候,驴会捂住眼睛,防止它瞎掉,怕它偷吃。把“驴棍”绑在嘴边,怕它偷吃。驴子逆时针拉动石磨。有个谜语“。岩石转身不跳,路很远,雷声隆隆不下雨,雪花飘舞不寒心。”形容驴拉石磨很生动。有一次,我边磨豆子边看着睡着了。结果豆子洒了一地,妈妈用扫帚打我。我爸说为了保护我,我妈“屁吹火”。当时我什么都不知道。长大后才意识到父亲的比喻不合适,把我比作“屁”。我经常因为这个原因取笑我的父亲,但他并没有生气,而只是“哈哈”大笑。

后来村里有人买了一个钢厂,建了一个钢厂,专门磨面或者磨豆腐。父亲只需要把豆子扛回钢厂,磨成豆浆,然后带回家,倒进九锅里,煮开,点些卤,把豆腐揉成团,把豆腐里的水全部挤干,定型。我最喜欢没擦过的嫩豆腐。知道豆腐是家里煮的,放学后跑回家,搬了个小凳子进门,坐在火边,等着吃嫩豆腐。母亲走到田里,从九韶锅里舀了一小碗,捏了些盐,倒了些醋,开始吃了起来。突然,全身暖和起来。

做豆腐的时候可以烧肉和豆腐。将肉放入水中煮至皮被筷子扎破,然后放入有色水(蜂蜜水)中煮,放入油锅中炸熟。豆腐也是在有色水中煮,然后油炸。那天我还炸了肉丸。整个空气都充满了芝麻油。我喜欢这味道和气氛。这是一年的味道。因为只有在过年的时候,我们才能吃到这些美味的食物。虽然心里知道这都是为了过年做准备,但是看到琥珀和棕色之间的红肉豆腐肉丸,我就口干舌燥。我总是等不及妈妈给我切一块红烧肉或者豆腐,或者抓几个肉丸,然后让妈妈做一道红烧菜。妈妈嘴里说着:“我贪吃你,你这个灰鬼”,可我还是煮了一锅香喷喷的红烧菜。

卤菜里缺的是粉条。所以粉条也是过年要准备的重要年货。压粉丝的面条是用纯山药鸡蛋磨成的,结实、柔软、光滑、有弹性。家乡盛产山药蛋,还有很多天然面条。用大九煮的,灶上放了一张江钓床。河钓床是用又厚又弯的硬木做的,也可以雕刻成成龙的形状。“河钓床中央有个洞”。下芯覆盖着无数小孔,上芯可以上下移动。按压时,用面条填满床洞,放下木质粗棍,按压者坐在吧台上或双臂压在吧台上,手里拿着支架,用自己的重量压下去。每次压粉条,看到爸爸在木棒上用力压胳膊,就想坐在粗棍上试试。我妈总以为我瞎了,就把它拉走了。有一次不得不试,我坐了起来,但是当我努力不了,抓不住的时候,我的脸“下雪了”突然压完了,闪了我一下,差点闪进锅里。吓出爸妈一身冷汗,以后绝对不准我瞎混。

压粉后,压钢丝面进行河钓。钢丝面河钓是将单一面粉或多种面食混合加水,用面条机压制熟化而成的半成品面条。这种面食特别坚韧,可以和钢丝相比。因此,村民们将其命名为“钢丝脸”或“钢丝河钓鱼”!压制后,放在冰冷的房子里,在第十二个月和第一个月。想吃的时候,很方便。喜欢煮吃钢丝面,汤汁清澈,不粘汤,面条很滑。如果加上山药鸡蛋条炒肉,只有年根才好吃。有一次,我用钢丝面吃河钓的时候,不小心被里面的刺拉了一下,疼了很久。我妈说她脸上可能有细微的玉条,她只怪我喉咙太细太敏感,容不得任何粗糙刺痛的头发。后来我妈只要做好饭,就要提前筛米粉,免得再割喉。

除了红烧肉,豆腐、肉丸、粉条、钢丝面、蒸馒头、蒸馍馍、豆馅也是可以提前满足食欲的东西。蒸米饭的时候需要拉风箱。风箱由木箱、推拉木柄和活动木箱组成。用手打开活动木箱。空气通过进风口向风箱皮内充入空气,空气通过风道进入灶火,可使火旺起来。平时我妈让我拉,但我总是不拉弱。拉一下就能睡着。但是过年的馒头和豆馅跟馒头和馒头不一样,妈妈会奖励我一个热气腾腾的馒头或者豆馅的馒头和包子。有一次,我其实一口气吃了三个肉包子,知道当时的肉包子都是大包子。妈妈说我不知道怎么饿。我妈妈的话不好。不是她不知道那个年代是她什么都想吃,什么都吃不下的年代。蒸了一次肉包子,她怎么能不馋呢?

年根也有一段时间,我解决不了自己的渴望,只能挨饿,那就是扫地回家。扫家的那天,爸妈把炕上的东西,包括席子、柜子都搬到院子里,门大开着,很冷。即使有炉子,也很难抵御外面的寒冷。再加上屋内灰尘乱流,人无处落脚。关键是因为父母太忙了,没有时间做午饭,只能在打扫完房子,贴好窗户之后才能做饭。不过,贴窗贴和窗花是我愿意帮忙的。帮妈妈刷糊,递窗花。用新纸和新窗花装饰的窗户是新的,光芒四射,有一种岁月的味道。

当年家家户户贴窗户,小巷里总有杂货铺,卖红绿窗花。有一次贴窗户的时候,妈妈叫我出去买窗花。当我看到货运车上有小镜子,小女孩头上绑着红绫时,我没有告诉妈妈就买了红绫和小镜子。但我只敢放在书包里,从来不拿出来给妈妈看。有一天,妈妈洗书包,翻出红绫和小镜子,问我从哪里来。我想了很久,但我不敢撒谎,因为一旦我撒谎,我妈妈会揭穿,但她会拉她的嘴,这是一种痛苦的惩罚。我诚实地告诉我妈妈,我是在买窗花的时候买的。那一次,妈妈没有打骂我,说是因为我没有说谎,值得表扬。

大寒,大寒,忙乱的新年,艰难的一年。想一想,困难是大人的感觉,但孩子们都盼着过年。小时候的每一年,总是回味无穷。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