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世界没有偏见,也没有愚蠢

每个人都是按照自己的本能需求生活,最终在需求的循环中走向坟墓。

但当需求得不到满足时,人们普遍认为别人错了,而不是自己错了。

在这个逻辑里,没有偏见,也没有愚蠢。至少没有争议,没有讨论:除非人的需求被否定,否则偏见和愚蠢的界限无法界定。

而需求往往是不言而喻的,取决于你有没有满足需求的实力:满足别人的需求,还是满足自己的需求。然而,当我们满足别人的需求时,我们往往会忘记自己的需求。一旦我们想到自己的需求,我们往往无法照顾到别人的需求。只考虑自己需求的人叫恶,只考虑别人需求的人被尊为好人。其实好人不好做,就算有心,也往往无能为力。恶人除了自保什么都不做很容易!

金钱是邪恶的吗?

金钱是邪恶的吗?据说是恶,但是没钱的人会被认为更恶!——没钱的话,在你做什么恶之前,会有人拿你当贼。

围观是恶吗?不看怎么办?更是邪恶!

认同别人的观点应该是一种很好的品质。不一定,如果A先生和伟大的B女士观点不同,那么如果他们认同A先生的观点,B女士认为这样的认同是邪恶的,不可原谅的



那么谁不认同呢?我的天呐。,他成了最邪恶的!

真相,永远不要邪恶。不管你同意还是不同意,不管你同意A先生还是伟大的B女士,你必须永远进入邪恶的循环——然后就看着,什么都不说,打酱油给你看路过。能打酱油的人似乎是最邪恶的——至于邪恶的具体表现形式,不好意思,这个不能说,只能说打酱油的家伙看起来猥琐,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(当然是看心情)。

要想明白这一点,其实应该扮演恶的角色:因为人要扮演卫光正,如果陪衬的不是恶,就不能陪衬卫光正体现在哪里。所以扮演恶使命其实是预设角色,是进入环境的首要前提。

“你有钱吗?”“是的”“可怜你”“对不起,我是个守财奴,我不会可怜你”“你真的很邪恶”“是的,我对你很无情很邪恶”“你真的没有同理心”“是的,同情心能吃吗?”,“数着球,不要掉钱,不要求你操”,“没错,我现在就是兜里一分钱都没有,我没钱给你”,“你能没钱吗?你刚才不是说你有钱吗?”“如果我刚才说我没钱,你信吗?”“如果你一开始就想这么说,我肯定不会相信。”“如果结束了,我就知道你不信。”“看来我错怪你了,对不起,老兄。”“你说的对,我自己的私生子没带钱。”“别这么说,伙计。你不好意思这么说。下次带着钱出去的时候,别忘了。

钱是什么?很难说清楚,恶的行为不是有没有钱的问题,而是别人需要的时候能不能得到的问题。拿不出来就成了恶,拿得出来就是救世恩人。

也许这种观点本身是邪恶的,但一点也不好。佛教讲学的意思是众生都要放下欲望,而不是成全欲望。这样,如果在路上再遇到乞丐,就要告诉乞丐:放下欲望,在地上成佛。

从钱的角度谈问题可能是恶的,但这只是一个例子。当某些需求无法满足时,人们一般会认为对方是邪恶的。如果你的需求没有得到满足,你就会对别人不满。当你不满意的时候,你觉得别人错了,你却不知道自己错了。那么,所谓的“偏见”和“愚蠢”又是怎么来的呢?

所以,我是恶,别人是善。用实力来定义是最好的解释。但我的恶是无力的或无力的。

当恶感侵入脑细胞时,我认为“我”的存在是恶的根源:一方面,我满足不了别人的需求;另一方面,我甚至希望别人满足我自己的需求。这种两边作恶的感觉就跟加重犯罪一样,死后恐怕也没有安葬的地方。所以,为了减少邪恶和罪恶,最好的办法就是加强自己的力量去帮助别人,不要向别人索取任何东西。

在实力不强之前,别人要求你的时候你是无法满足的,你只能独立于自己,尽量不去麻烦任何人。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