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母亲身旁、本文投稿:钟百超

一个

清明节假期快结束了,我要回珠海。出发前一天下午,妈妈剪了几片香蕉叶,说要做一个包糍给我带走。儿子和女儿这次没有跟着我回老家,所以我想让他们尝尝老家的美食。

出发的那天早上,妈妈用锅里的开水烫了香蕉叶,炒了一碗花生做馅,还拌了糯米粉。我帮忙把米粉搓成团,然后揉成扁团,里面放花生馅,再包成团。妈妈把它们蘸上花生油,放在一片片香蕉叶里,折成长方形,有序地排列在一个铝托盘里。

包包完成后,放在大电饭锅里蒸。我问妈妈蒸多久,她说大概半个小时。时间到了,妈妈又拿出来,用布把残留的蒸馏水和油渍一个个擦干净。妈妈说吃饭的时候不会粘手。母亲一边揉着它们,一边把它们整理好晾着。妈妈说,吃凉了,味道很好。我尝了一个,很好吃。妈妈让我再要一个。我说我怕无聊。就吃一个。

虽然怕无聊怕多吃,但还是喜欢这种感觉。和妈妈一起做传统美食,似乎有一种回到童年的感觉。

在鸡舍里,我妈妈养了很多鸡,有时是鸭子和兔子,每天都照顾得很好。妈妈养了这么多鸡,她能吃多少?

知道自己很少吃饭,所以每次回老家或者走之前,妈妈都会杀鸡杀鸭做给我吃,这次也不例外。

过了一会儿,妈妈去鸡舍抓了一只鸡。我和妈妈一起杀鸡。清理干净后,我妈放在锅里,里面放了一些鸡血藤。妈妈说,味道好,补血。

院子里有一棵粗壮的绿色藤蔓,上面长满了叶子,椭圆形,又嫩又厚,充满了活力。我问我妈是什么,她说是腾三七。叶子可以做汤,有活血化瘀的功效。那我就挑一些。我告诉妈妈我们中午做一碗汤。我想挑一些,但是我妈妈不让,说我不懂。说着,他走近藤三七,摘了些嫩叶。中午煮汤的时候,用鸡的内脏来煮。吃的时候有滑滑的感觉,味道特别鲜美。

家里的饭基本都是我妈一个人处理,根本没法上手,最多也就当个助理。每次回家看到妈妈做饭,我都觉得自己像个孩子。是的,在妈妈面前,不管我多大,我永远是妈妈的孩子。看着妈妈做饭,幸福就在心里。

我自己也是一个父亲。每次做饭,我都会想尽办法买一些好吃的给孩子做。他们不需要参与,只要看到他们大嚼,就会心满意足。现在,在我妈妈面前,她不让我做。我想父母也有同样的心情。

我妈妈快80岁了,但我不认为她老了。她还是那么年轻,就像我小时候的妈妈一样。

母亲是土地的守望者,在家照顾土地。妈妈说,你想种什么就种什么。妈妈被建议停止工作,享受美好的生活。妈妈说,我就是爱工作,我舍不得自己。我支持我的母亲。如果一个人活着,就要工作一辈子,工作是最大的幸福。母亲的健康是长期劳动给的。

我们的院子很小,是母亲的天堂。母亲在院子里种了葡萄、芒果、香菜、小葱、虎杖、紫苏叶等蔬菜。做饭的时候需要各种调味品,不用买随时都可以用。

家里还有几亩地,但是很分散。有些是别人耕的,有些是贫瘠的。只有池塘下面的土地比较集中,大概有七八个点,分成四五块。母亲在地里种了四季豆、荷兰豆、花生、胡爱山、玉米和各种时令蔬菜。

第二天清明节,妈妈说要在后山砍一些竹子,放在地上,让豆子爬上来。我一听,机会难得。我拿起刀,跟着妈妈。

后山以前有很多梯田。小时候,我和妈妈在这里种红薯、花生和玉米。现在有高大的杂草,心里有莫名的悲伤和情绪。

我们带着竹子走到山坡上,开始砍。剪完之后,把枝叶剪掉,绑在一起,扛下山,扛到地上。过几天,我妈就要切根了。站在地上,我仿佛看到了长满豆子的竹竿。

每次回家,我都试着和妈妈一起工作,享受种地的乐趣。农民的孩子,如果世世代代忘记自己的出身、自己的生活方式,抛弃自己的土地,那才是最大的悲哀。

妈妈很开心,因为弟弟和嫂子还坚守在老家,有他们照顾妈妈,我真的放心了。

我弟弟从初中开始就喜欢看医学书籍。去年,照顾生病的父亲激发了他对中医的热情。他刻苦学习,反复琢磨,逐渐对药理学有了深刻的认识。当他上山找中草药给父亲治病时,我被深深感动了。受弟弟的影响,每次回老家也是和弟弟一起去采药。

父亲走了之后,母亲夜晚常常不能入睡,弟弟就采一些中药

父亲走后,母亲经常晚上睡不着,哥哥就吃了一些中药。

回来,煲给母亲喝,为母亲调理身体,并给予必要的心理安慰,渐渐有了好转。如今,母亲能够睡上好觉,脸色也红润起来了。看到母亲健康快乐,我的心也宽畅了。

V

母亲是我们生活的支撑和安慰。不管我们遇到多少困难和挫折,我们的母亲都会挺身而出,帮助我们。是母亲用她小腿的爱养育了我们,用她坚定的信念支撑着我们顽强地成长。

每前进一步,我们都有妈妈的期待,甚至是眼泪。现在妈妈老了,我还能看到她的梦。这个梦想是无数母亲共同的梦想。她希望家庭是一个大家庭,希望儿孙满堂,希望家庭热闹和谐。如今,我妈妈的梦想正在一个接一个地实现。

很庆幸自己的根在农村,有了自己的家庭和林地。这是我们的大本营,也是我们子孙后代的希望。

回来,回到世代耕耘的土地,回到你母亲的身边!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