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亲和我;小编:于文华

早上,天气凉爽。我拉着妈妈的手,沿着平坦的人行道走去。感觉妈妈真的老了,脚步也不再像记忆中那么矫健了。

我还记得妈妈小的时候,她常常把30到40磅的土豆装在一个袋子里或者一篮子青玉米扛在肩上,去十几里外的一个小镇换一些零钱买家里常用的油、盐、酱、醋。有时候,为了快点回去,她会抄近路,徒步翻越一座叫三楞山的陡峭山峰,去工厂工人住宅区卖农产品。

岁月荏苒,光阴无情,老迈正把生机和力量从母亲的身体里一丝丝抽走。尽管她的心还是那样刚强,但是她的步履已经蹒跚,腿脚僵硬而无力。我要有意识地提醒自己,脚步要慢

时光飞逝,时间无情,老人正在抽走母亲身上的活力和力量。虽然她的心脏仍然很强,但她的脚步却步履蹒跚,腿脚僵硬无力。我必须有意识地提醒自己慢下来。

些,再慢些,才会随上母亲的脚步。

树木是绿色的,晨雾是微弱的。行人和车辆稀疏的声音撞击着小镇宁静的绿色冰面,一点一点造成脆裂。小镇渐渐从沉睡中醒来。

我和妈妈慢慢地走着,仿佛故意把母子的依恋拉得更长。我和妈妈聊了一些关于我们童年和妈妈青春的故事,没有主题。每次说起这件事,心里总有一种温暖,一种留恋,一种无奈,像薄雾一样,轻轻弥漫在我的脑海里。

母亲的脸上不时会闪现出自信和荣耀的笑容。

时间,时间。有几个小时真好。生活在母亲的羽翼下,永远是孩子最温暖、最甜蜜的梦想。

逛完小区,和妈妈商量喝豆腐脑,这是妈妈最喜欢的零食。

妈妈,我很开心。自然,我心情很好。

我坐在妈妈对面的桌子旁,向她要了一碗豆腐脑,一块牛舌饼和一个鸡蛋,去皮放在她碗里。看着妈妈舒舒服服地吃饭,我心里自然很舒服。

旁边,一位年轻的妈妈抱着一个背着书包的* *岁的孩子走了进来,坐在对面的桌子旁。母亲给孩子要吃的,看着孩子们开心地吃着,脸上挂着笑容。

脑海里有两张图,却叫同一个名字:母子。

这是母子,这是人伦。孩子小的时候,母亲倾尽所有的爱去照顾好孩子;母亲老了,孩子可以表现出一些孝心回馈母亲。

早饭后,离店门不远,是一家水果店。我妈妈停下来,不得不买一些哈密瓜带回去。我选了一些。我妈拿着一个一个用手指弹了弹,闻了闻,说哪个好,哪个不好。这位老人的挑剔让我感到舒适和自豪。

我付钱了,但我妈妈无疑要求她付钱。她说她喜欢看孩子吃她买的东西,并给出了更强的理由:孩子有福气吃我这个年龄的大人买的东西!

我没有再和我妈妈争论。我知道妈妈虽然年纪大了,但内心坚强执着,年轻时依然保持着思维的惯性。她也渴望失去已久的一家之主的感觉。我会让我妈妈找回一些这种感觉。也许它比十美元和八美元更重要。

妈妈高兴地和我一起回家了。巧的是,女儿外出工作时,妈妈赶紧洗了一个哈密瓜,拿给孙女。女儿笑着说,谢谢奶奶!

这位89岁的母亲像孩子一样会意地笑了。她很满足,很有成就感。

分享: